解析去中心化稳定币的逆袭之路:UST和MIM

admin 2022-09-22 阅读:2

Terra生态里的项目存在的目的单一且明确,那就是为UST创造更多的场景和需求,并用自身的代币提供实际的补贴。

稳定币是整个市场最重要,也是最赚钱的基础设施,这是无需证明的,仅从过去几年它的市值增长就能窥探一二。

去中心化

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也造成了这一赛道众多巨头的涌入与激烈的竞争。对早期的各方势力而言,拥有自己的稳定币似乎成了行业标配。于是我们看到了Bitfinex/Tether的USDT,Coinbase/Circle的USDC,Binance的BUSD等等。

虽然部分稳定币借助着先发优势在细分赛道内独霸一方,比如USDT在TradFi的称霸,BUSD在BSC生态统治,不过行业的不断前进也给后来者许多机遇,比如搭上DeFi的东风后,USDC在以太的网络上的铸币量几乎和USDT相当,而在去年初,前者只有后者的五分之一。

去中心化

于是,我们看到sUSD alUSD UST MIM等后起之秀一个个开启了征程,如今他们有的已经小有成功,有的却深陷困顿。借助回顾他们的成长,我们也来一起探究下,影响或制约一个稳定币成功的主要因素都有哪些。

“别人为什么要使用你的稳定币?”这是每个稳定币项目方都需要回答的问题。而在无法强迫他们使用前,那就花钱请他们用好了。这是Synthetix的创始人,被称为流动性挖矿的开创者的Kain给出的答案。

sUSD是Synthetix系统内交易其它合成资产(synth)的媒介,初期它只接受平台原生代币SNX通过质押生成,并且质押比很高。

随着Synthetix生态的不断扩大,内外两层激励(Staking reward+Liquidity Mining)的发挥作用,以及DeFi Summer开始后sUSD被多个协议选为挖矿币种,sUSD迎来了大量的市场需求。而这一需求也给Synthetix的币价带来了很强的正反馈:sUSD的需求量越大,被用来铸造sUSD的SNX需求越多,市面上SNX的流通越少,币价就越高。

不过这过程中,也暴露出了sUSD的严重缺点,就是一个稳定币既需要在市场大面积卖出的使用后,能稳定住peg,也需要在大量买入时,不能溢价过高。然而sUSD却无法保证后一点,绝大多数时候它都有2%甚至更高的溢价,因为高达8比1的质押率让sUSD的铸币成本极高。

另一个因素是应用场景的场景稀少,除了在Synthetix系统内交易用于同其它Synth的交易,以及部分协议的挖矿外,sUSD缺少更多的应用场景,所以当DeFi summer热潮的过去,Synthetix自身生态的萎缩,以及挖矿需求的减少后,sUSD和SNX的币价也陷入了一个sUSD需求减少,SNX币价下跌的负循环。

去中心化

某种意义上来说,Terra的UST是sUSD的继承者。在Terra的生态里,UST也承担着sUSD在Synthetix里承担的角色,而且还更为激进。相对于SNX到sUSD的高质押比,Luna能1比1的合成UST,因此资金效率也更高。另外,相对于Synthetix,Terra本身是一条公链,这不仅意味着它能能讲一个更大的故事,拥有更大的估值空间,还能制造更多的场景来承载更多量的UST。

只要生态不断扩大,用户人数越多,UST的需求也会更高。而这同样也会反馈在Luna的币价上。

去中心化

Terra生态里的项目存在的目的单一且明确,那就是为UST创造更多的场景和需求,并用自身的代币提供实际的补贴。同时也能转移一部分Luna的通胀压力。

以Terra第一个主要的生态项目合成资产平台Mirror Protocol为例,用于合成美股资产$mAsset这种CDP的资产主要是UST(或者其它$mAsset)。随着早期$MIR的流动性挖矿激励的开启,起平台TVL一度高达20亿美元。

为什么单单一个合成资产平台,其巅峰时期的TVL就足以比肩Synthetix整个平台的TVL呢?明明Synthetix也具有相同的功能,并且价格反馈还更为精确。这是因为不同于Synthetix debt pool对赌机制的精巧设计,每种Synth都由预言机直接定价,Mirror平台上mAsset的二级市场价格是由AMM决定的。Synthetix生态里,持有美股合成资产的往往只有需要美股exposure的用户,而这类人往往是最少的。而在Mirror,除了这类人外,还有支撑起流动性的LP和让价格同股票市场保持联动的套利者。MIR代币的补贴吸引了前面那部分人,mAsset同股票市场的差价吸引来了后面那部分人。

Mirror和借贷协议Anchor的先后上线极大拉动了UST的需求,也带动了Luna币价的第一波腾飞。不过之后,事情的进展就不是一帆风顺了。今年5月份市场迎来了一波大的回调,在这次堪称压力测试的回撤中,Terra生态表现非常糟糕。因为网络卡顿,Anchor上许多仓位因为无法补充保证金而被大量平仓,恐慌情绪也让更多资金在这时选择了出逃。这期间稳定币UST一度跌至0.9USD附近,Luna币价也在一周内重挫75%。

不过在此之后,UST并没有一蹶不振。经过短暂的沉寂,以及更多生态项目的上线后,Terra生态又恢复了活力,自那之后UST也一直持续着增长的势头。而经此一役,团队也有意识的在Terra生态外为UST创造场景,将其应用于更多的生态之中,进而产生更多的需求。

去中心化

另一个风头正猛的稳定币项目是Magic Internet Money(MIM)。相较于UST的1比1铸造,由Luna的流动性提供兑付,MIM走的是类似MakerDAO的CDP路线,并且将抵押资物瞄准了MakerDAO一直没有涉足的新兴长尾资产。

不同于含着金钥匙长大的UST,MIM诞生在强敌环伺的Ethereum。之所以能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,是因为它巧妙巧妙的抓住了几个关键机遇。稳定币首先要解决的是供应量和流动性问题。问题的答案不难,是激励。但是怎么高效的激励,就又是另一个问题了。

就在此时,bribe.crv和Votium的先后上线,让稳定币交易所Curve的流动性具有了可租赁性。任何项目方都可以发布悬赏给veCRV持币人,让每周的CRV emission向自己的Gauge倾斜。更高的CRV激励注定能为Gauge吸引更多的流动性,而这也意味着更高的MIM的需求与铸币量。

在市场还没有发现如今能如此高效的进行流动性租赁时,MIM团队火速意识到了这一点,并在最初的几周砸下了重金,使得CRV的激励迅速向MIM的gauge倾斜,并一度占到了周释放量的30%。如此也带动了MIM铸币量的腾飞,TVL也迅速突破了1 Billion的里程碑。

MIM同MakerDAO的另一个差异化竞争策略是多链部署。不同于MakerDAO只在Ethereum主链部署,MIM的合约被部署在了多条链上。这过程中,MIM还和跨链协议AnySwap合作,让代币可以实时从L2 bridge到L1,从而免去了7天的等待时间,极大的提高了跨链的资金效率。

去中心化

不过激励和策略只能让项目在短期竞争中拔得头筹,应用场景的制霸才是3CRV们(USDT+USDC+Dai)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的最主要因素。(而更糟糕的是,针对MIM-3CRV gauge的补贴实际上有一半是补贴给了3CRV们,这个问题越到后期越为严重,因为每1美元的激励会有0.5美元花在拉动竞争对手的需求上。)

当然MIM团队也清楚的意识到这点,减少日常spell的emission以及推广MIM-UST gauge就是很好的证明。而且除此之外,团队也格外注重应用场景的拓宽,除了上文提到的L2到L1的实时转账,还有和多个DEX合作上线MIM为quote currency的交易对等等。

去中心化

https://twitter.com/CurveFinance/status/1466733088524881921

如今在Curve.fi上,虽然MIM gauge的交易量常常名列前茅,MIM的增长却有些停滞。我想造成这个原因的,一是MIM从靠激励拉动需求的模式,在逐步转化为靠场景拉动需求的模式过程中的阵痛;二是虽然一开始MIM就拿自己对标MakerDAO和DAI,但实际上它真正的竞争对手是其它二去中心化稳定币,直到最近人们才慢慢的开始拿MakerDAO和DAI的标准来要求他来 — —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的又一例子?

虽然UST和MIM是两条路线完全不同的稳定币,但之所以能一路走来,除了项目创始人个人魅力外,主要是他们团队通过激励和场景的开拓,很好的解决了供给和部分需求的问题。而再往后,他们面临的竞争会更为激烈,至于能走多远,我们拭目以待。

撰文 | Magic Ventures

  • 评论列表:
  •  魂魄诗柳
     发布于 2022-09-21 22:32:15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瑞波站稳了。这次看来要冲刺100美金,老外喊的1万美金一个。我看行。开多瑞波了
  •  恒山言文
     发布于 2022-09-21 16:14:13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炒比特币需要佛系才行。关于佛系炒币,不是拿着不动,拿着不动是傻。佛系炒币应该是带着大慈大悲的心态炒币,在市场陷入低谷,众生都在痛苦中挣扎的时候,你要拿出大慈大悲的行动,解救众生于水火,把大家的币买过来,把大家的痛苦接过来,让自己痛苦,尽自己所能解救大家,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。在市场大涨之时,币价天天上涨,一币难求,你应该想众生之所想,急众生之所急,把币全部卖给大家,解大家买不到币的焦急之苦啊。炒币要以众生为基,大慈大悲,摒弃贪念,这样才能称为佛系炒币。

发表评论:

二维码